Tania,危地马拉

tanyaCollage1

危地马拉有“森林之国”之称,位于加勒比海和太平洋之间,是一个绿色多山的国家。 危地马拉的人口极其年轻且多样化,它拥有八大民族,近 700 万人口未满 18 岁。

尽管危地马拉拥有丰富的文化和多样性,但该国在历史上长期歧视和虐待其原住民。 因此,危地马拉原住民经常生活在偏僻的农村社区,无法获得医疗服务和教育。

Tania 和她的家人都是玛雅马梅族。 与大多数原住民女孩一样,Tania 从小讲本族语,很少讲西班牙语。 尽管 41% 的危地马拉人认为自己是原住民,但在招收原住民学生的学校中,只有 22% 的学校设有双语课程。 因此,像 Tania 这样的女孩在上学时面临更多困难,她们往往会对自己失去信心。

“我害怕用西班牙语在别人面前说话,因为我一直都讲马梅语。”— Tania

女孩的命运

尽管讲西班牙语是一种挑战,但 Tania 喜欢上学。 她喜欢上课,期待着每天都能见到她的朋友。 但在上六年级时,Tania 被告知她不能再上学了。 与危地马拉的许多原住民家庭一样,Tania 的家庭无力供她上学。 她的农民父亲失业了,母亲也病倒了。 Tania 被迫离开学校,这样她就能帮忙维持家计。

不幸的是,这对原住民女孩来说并不罕见。 在所有拉丁美洲和原住民女孩中,危地马拉的童工率最高,女孩的平均教育程度仅为三年。

 

Tania 与联合国

联合国认为像 Tania 这样的原住民女孩需要支持。 因此,联合国五大部门正与当地政府合作,共同发起一项名为“Saqilaj B’e: 原住民女孩的维权之路

Saqilaj B’e 是一项旨在帮助危地马拉原住民女孩获得力量的综合项目。 通过这个项目,Tania 参加了每周一次的工作坊,让她了解了自己的权利,为她提供了机会表达自己,向她提供了包括性别暴力、健康问题在内的相关知识和信息。联合国的联合项目还为女孩们提供了难得的机会,通过广播和电视节目向她们的社区宣传这些问题。 因为 Saqilaj B'e,像 Tania 这样的女孩了解了自己的权利和潜力。

“第一天我很紧张...我不知道我们所有人,无论男女,都有相同的权利。 现在我知道了。”— Tania

2015 年 1 月 5 日下午 1:14:14 的屏幕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