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ira,危地马拉

Girl Up 分享了与危地马拉上维拉帕斯省奇塞克一位 24 岁的原住民女孩导师 Elvira Margarita Cuc Cho 的采访。 今年早些时候,在前往危地马拉了解领导力和教育项目对像她一样生活在该国农村地区的原住民女孩的影响时,我们认识了 Elvira。 Elvira 参加了一个由联合国人口基金领导的“开放机会”(Abriendo Oportunidades) 项目。她分享了原住民女孩领袖在社区取得的进展,以及仍需为原住民社区做的工作。

2013 年,在我的母亲去世之后,我便来到了危地马拉奇塞克。 我通过 Abriendo Oportunidades 项目建立的朋友圈为我在这里的生活提供了帮助。 之前,我是一名导师,负责监督和协调社区的 6 位导师,我们将共同努力,为地方选举提供支持与信息。我认为支持社会非常重要,特别是原住民居住的农村地区,她们需要了解自己的权利。

我从来没有关注过自己的性生殖健康,当我经历月经初潮时,我对它一无所知,所以我哭了。 我想为女孩提供支持,现在我向她们讲述我的经历,告诉她们这一过程,避免她们遭遇相同的情况。 她们需要了解自己的权利。 我喜欢作为 Abriendo Oportunidades 导师组的一员,因为我可以为女孩提供支持,帮助她们抵抗任何形式的暴力。

我整天呆在家中,对我的基本权利毫无概念。 我有两个哥哥,他们可以随意出门,只因为他们是男孩。 我有一个 21 岁的姐姐,她是一名教师,但她不工作。 我的哥哥也不学习。 我的爸爸曾说:“你不用上学, 你是女孩, 总有一天要嫁人。” 即使爸爸告诉我他不会在经济上支持我,我仍然坚持学习。 我找到了留在学校的方法,现在,我在这里担任导师。 这份工作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我变得更加独立,还交到了朋友。 我爸爸过去常常吼我,那时我不会反驳,但现在我会为自己辩护。很多时候,不能自由走出社区意味着我们无法获得经济机会,也没有机会了解我们的权利或为自己辩护。

成为导师还帮助我增强了家中女性的权能。 我姐姐曾经对我说她21岁就得结婚,我说:“你为什么要结婚呢? 你还年轻,还可以学习。” 现在,她决定继续学习,晚些时候再结婚。 我对姐姐说:“你这样做是对的, 不要让别人控制你。 我已经明白了这一点,我不希望它发生在你身上。 你需要自由。”

作为社区的一名女孩导师,我们经常谈到暴力等话题。 我分享了一些自己遭受家庭暴力的经历,因为我们需要谈论这些问题。 我记得有一次,有个女孩找到我,把她的遭遇告诉了我。 我告诉她,不要让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她母亲的身上, 让她知道她在这里是安全的。有时候,当女孩们听说有安全空间和可以帮助她们的组织时,她们会感到十分惊讶。

如果让我对危地马拉的原住民女孩分享一个心得,我希望告诉她们要了解自己的基本权利并继续学习。这样她们才能更加了解自己的权利。 由于我们生活在农村地区,因此我们无法获得技术或机会去享受,或者了解我们的权利及其他信息。支持农村地区非常重要,因为这里的原住民女孩的生活十分艰苦。 非农村地区已经拥有更多机会,现在是时候关注农村地区,为他们提供机会,尤其是为女孩提供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