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duh Grace William,乌干达

以下是来自南苏丹的难民教师 Abdhu Grace William 的采访,她目前正在乌干达的难民营任教。

我已经在乌干达教书 3 个月了。 我花了两个星期才从南苏丹来到这里。 我的学生大约有 1000 名,包括男孩和女孩。 通常情况下,仅一个班就有 100 名甚至更多的学生。低年级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多,但到了高年级,女生的人数则更少。 在南苏丹,早婚问题猖獗,父母往往会想办法嫁掉女儿,然后自己保留嫁妆。

我和其他老师经常与女生讨论继续上学的问题,甚至连学校的男老师也鼓励她们留在学校。 我们告诉这些女生:“如果来上学,你们甚至可以和男生交朋友, 还可以互相学习”。 作为教师,我们还劝阻她们早婚,让她们了解早婚的坏处。 我们发现,如果女孩早育,她们将缺乏食物,面临贫穷。 女孩甚至可能自小就遭到遗弃,她们总是受害最深。

像我一样,许多老师总是教导女孩在家和学校都应循规蹈矩。 我们请女孩的父母来到学校,告诉他们:“你们应该鼓励女孩在家学习。 为她们提供好好学习的机会,这样她们才能和男孩一样优秀。”

女孩辍学后,她们就会面临贫穷。 有时候,你会遇到一个希望学习的女孩,但问题是她没钱上学。有时,女孩没有卫生巾,学校也无法提供。 因此,女孩常被劝说放弃上学,待在家中。 这些是女孩的基本需求,却难以实现。 之后,女孩就会考虑早些嫁人,由丈夫供养她,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我十分热爱教师这份职业,但在这里教书面临着许多困难。 教室里拥挤不堪,学生们不得不共用数量有限的教科书。 在这里当老师十分艰难,因为班级太大,恐怕并非每个学生都明白我在教什么,因为我可能无法顾及到每一个人。师生的比例需要适当调整,这样教师才可以享受教书,而女孩们也可以更好地学习。

点击此处,详细了解 Girl Up 在乌干达的工作。